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静山庄

为你精心打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花园被冬天埋葬  

2014-07-25 07:16:56|  分类: 音乐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y

 

         Don Mclean在歌里面对他说,现在我想上帝知道你要对我说的话,你受着如此的煎熬,你尽力想摆脱这一切。但是无法摆脱,他们仍旧让你倍受折磨。也许,他们将永远煎熬着你。
 
       他是Vincent。文森特,凡高。一个永远被煎熬着的男人。
 
       在画店里买过他的一幅装饰画,《满天星斗下的罗纳河》。作于1888年9月,是他去世的两年前,他自杀于1890年。自杀在基督里被视作罪恶,只有不相信上帝和被魔鬼指控的人才会自杀。所以,他死后不能葬入教堂的墓地里,不能立十字架。他的尸体被弟弟提奥带走,葬在庄园里。不到一个月,他的弟弟也永远地和他躺在了一起。
 
       那幅画中,繁星像黄色灯笼一样硕大而明亮。渔船的灯火被拉得很长,隐隐约约地在画的一角,有一对老夫妻弯着腰背对着明亮的河水。我相信这是他在深夜亲眼所见、所感、所画。他质朴的画有一种真实的特质。
 
       也收集他的自画像。也曾经迷惑,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如此细致地解剖自己,孤独的人,敏感的人,关注生命的人,还是真实脆弱的人。-------

 
       2007年的夏天。我认识了晓晓。
 
       她是第一个对我提及Vincent的女孩。她说,知道么,这个男人的画,摸上去是烫的。

       画室里大多数都是开朗热情的孩子。而晓晓,她话不多,起初,我对她几乎没有任何印象。
 
       直到后来,我才渐渐注意这个沉默的女孩子。因为在课程结束后,她依然会在画室里,默默地对着石膏像画一个小时再离开。
 
       很多个黄昏,画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。而我们却很少交谈。只是偶尔用破旧的CD机放Keren Ann的歌。
 
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她曾不止一次对我说过她的梦想。考美院。当画家。去巴黎郊区一个叫奥维尔的小镇,寻找那座消失的黄房子。我看到她说这些的时候,眼睛里有坚定明亮的光在闪烁。
 
       她说,你知道Vincent的死亡吗?  
 
       1890年的夏天。Vincent背着画箱在田野漫步,眼前出现了幻觉。他感觉有一群黑黑的乌鸦笼罩在金色的麦田。Vincent说,乌鸦就是死神。他来召唤我了。于是,他带着一支手枪,来到了麦田,朝着幻觉里的乌鸦开了一枪。而子弹,射进了他的胸口。
 
       或许,他会觉得那群乌鸦不仅吞噬了光明,还吞噬了他的梦想。他的梦想一旦丢失了,他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。所以,他选择了死亡。他的内心是一把火,孤傲绝决地燃烧着。 
 
       我知道,晓晓是那样喜欢Vincent。那样喜欢葵花。
 
       她告诉过我她的一个梦。
 
       梦里有两座大山。大山之间有一条小路。她沿着小路往里面走。但看不到明晰的尽头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只是不停地往前走。最终,她看到了光线,视线也豁然开朗。只不过,她看到的不是世外桃源,而是黑黑的土壤和盘旋在头顶的乌云。那是一片平原。没有人。没有任何生物的迹象。空旷得另人窒息。
 
       但那片平原的土壤上,生长着两株葵花。一株朝着灰色的天空。
 
       一株被折断,匍匐在平地上。
 
       我不了解这个梦的真正含义。只是,那株被折断的葵花,是Vincent吗?
 
       那段日子,我反复听着《Vincent》。
 
       在很多个深夜,疲累地做完一天的作业。关掉台灯。走到客厅里,把身体陷在沙发里。戴着耳机听《Vincent》。只是,那么平淡的歌,却会在黑暗里,听得眼睛发红。
 
       现在,我开始写小说。
 
       我把Vincent,把他的画都写进了小说里面。只是,写着写着,眼睛里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流出眼泪。或许,只是天气太过潮湿的缘故。
 
       在写作的时候,我会想起Vincent。 
 
       其实,他就是一只乌鸦。飞行在麦田里的乌鸦,说着听不懂的语言。他的声音从来不会被人们喜欢,但是,谁也不能左右他飞行的方向。他的翅膀里流淌的是执著和坚强的血液。在我心里,Vincent关乎梦想,关乎自由,关乎尊严。 
 
       就像Vincent曾经说过的,如果生活中没有某些无限的、某些深刻的、某些真实的东西,我就不会留恋生活。 
 
       居住的南方城市一年四季分明,12月份,人们就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冬天的到来。我知道,这个城市不会有乌鸦,有太多人的梦想甚至尊严埋葬在这个城市那张虚浮的脸中。
 
       花园里也始终不会有葵花。一到冬天,所有的植物就会沉睡过去,奢求来年的新生。它们变得脆弱,变得毫无抵抗的能力,仿佛失去了一切的生命力。
 
       就像,被冬天所埋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 作者:陈晨

 

 

 ( 背景音乐 :  Vincent ---------Sara K 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